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剩饭

2020-10-13 15:05    来源:炼铁厂    作者:吉亚超

       晚饭时,妻子抢着冲进厨房为大家盛饭,掀开锅盖后又一次嗔怒道:“妈,您咋又做了这么多饭,咱家就这么几口人,根本吃不了多少。明天我们又都上班去了,你又得吃剩饭了,给您说了我们饿不着,您老吃剩饭对胃多不好啊!”“没事,你们吃饱就行,我怕谁不够吃了,剩下的你们给我放着就行。”母亲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   自我记事起,基本上家里顿顿都会剩饭,而母亲则顺其自然成了剩饭“清理者”,几口现做的热饭反而成了她不常吃的“好饭”。30多年前父母订婚照片上那个90来斤的母亲与现如今140多斤的母亲判若两人,那个弱不禁风的少女经过30多年岁月的洗礼变成了现如今体态臃肿的胖大妈,顿顿剩饭“功不可没”。

       听母亲讲过,在她只有七、八岁的时候,外婆就出了车祸被轧断了一条腿。从那以后,家徒四壁,年年能穿暖衣、顿顿能吃饱饭成了母亲的一种奢望。待到父母结婚后,家里情况好了许多,吃饱饭已不是什么稀罕事,但以前农村人都是靠卖苦力挣钱,因此父亲的饭量很大,加上爷爷一直有贫血病,饿了的时候必须马上有口吃的,不然就会贫血昏倒。母亲只好每顿饭多做一些,一是怕父亲劳累一天,回来吃不饱;二来是随时得准备着爷爷的饭。因此,顿顿剩饭成了我家的常态,母亲也就一直扮演着剩饭“清理者”的职务。

       小时候,我吃饭很挑食,所以一直都是黑瘦黑瘦。为此,母亲可是费了不少心思,各种吃食变着花样做给我吃,也时时为我备着一两种饭菜,然而我却总是吃两口就推碗逃离,那些剩饭最后大部分却成为了母亲的“正餐”。

       五年前,当我第一次把妻子领回家门时,母亲欢喜得像个孩子一样,嘴里一直念叨着“这女娃真好,就是看着太消瘦了。”我和妻子结婚后,母亲又是顿顿变着花样为妻子做各种美味好吃。每次妻子嗔怒道:“妈,您每顿别做这么多饭,我们真的吃不了,你看我最近又胖了一圈!”母亲总会笑呵呵地说:“没事,你多吃点,你们年轻人上班辛苦又吃不好,回到家就得多吃点,吃不完给我放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 三年前,一个可爱的小生命降临了我们家里,母亲对小孙女的疼爱远超任何人,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为了她的小孙女能够健康成长,从没上过网的母亲天天从手机上学做各种婴幼儿美食,每天回到家,总是各种小美食摆满了厨房。随着女儿越发的健康、漂亮,母亲的体态也更加臃肿了。

       母亲没什么文化,她一辈子只知道以她的方式为这个家默默付出,家人在她的眼里就是一切。她能做的就是让家人吃饱、吃好,让家人回到家有家的感觉。这就是我的母亲,她对这个家的爱简单、纯粹。

上一篇: 酸枣情长
下一篇:醉在那满山的红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用户名:
密 码:
友情链接:
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 | 龙门钢铁景区
电话:0913-5182222 5182333 传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权所有 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-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 ©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